追蹤
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135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我家附近的豆腐坊

  最近在小減肥,已經實施六天了,原本計畫實施十天,將冬天胖的一公斤半的部分減掉,結果早上起來量體重,已瘦了2公斤,這樣下週一就要漸漸恢復正常飲食了。

  因為這幾日的減重,讓我想起介紹這家豆腐坊來。在文心路三段與陜西路交會口。


  我家附近的一家平價豆腐坊,除了豆腐、豆干,也有豆漿,雖然不是有機豆子,只要不是基改就好。去年八月我減肥時,每兩天就來光顧一次。

  店內小小的,豆腐一盒有四塊,20元!豆漿一瓶40元。

  我現在樂得輕鬆,不自己做豆漿了。

  

買他家的白豆干回來滷起來很好吃喔!

  跟海帶、雞蛋一起滷,這一鍋就是我每天中午便當的主要食物。滷東西我都在中途加點黑糖上色。

 


  將豆干取出一部分來,放點蔥花與辣椒醬拌勻,一上桌就會被老爺少爺秒殺。
 

   附帶一提,右圖的茄子我是先燙過,然後用油炒了九層塔葉子拌在茄子上面。茄子保有鮮艷顏色,我不論是燙的還是煎的,都是紫色那一面先下,然後再翻面,而我不是斜切,是先切段,再對切,這樣才能先煎紫色那一面。

我自己做的豆漿優格

  除了黃豆產品,我也吃了好多年的黃豆糙米飯!黃豆是我的主要蛋白質來源!但我不吃豆類素食加工品!

 

===================分隔線===================

同場加映:

味蕾的記憶總是恆久的~~
 

  對於我而言,許多的記憶都沒有食物來的鮮明!

  小時候的早餐除了沖泡奶粉之外,大部分的記憶就是吃稀飯!直到上小學,平日早上來不及吃那麼燙的稀飯,就喝沖泡奶粉配饅頭,爾偶才有吐司可以吃。

   搬到眷村以後,村口有一家豆漿店,起初我爸一早去買過幾次豆漿回來給我們喝,我父親總是習慣買清漿回來,幫我們一人舀一碗,然後放點砂糖,他自己多半不 放糖,有時候放一點。我問父親為何不讓豆漿店將糖加好,父親說豆漿店裡的糖是糖粉,而且加太多了!對身體不好!父親是極為自律的。

  我 稍 微大一點的時候,也幫忙提著金屬有蓋的小提桶去買豆漿回來,第一次去的時候心情特別興奮,覺得自己可以幹父親的活兒了!就覺得偉大!這家早餐店是村口對面 台灣人(聽老闆娘的口音辨識的)開的,不是眷村裡的眷戶經營的,整個店面看起來黑壓壓的,並不明亮,店口一大鍋滾燙的豆漿不時的有人攪拌,店門外有個炸油 條的鍋子,還有放置油條的籃子。我已經不太記得燒餅放那兒?有沒有甜燒餅或是蔥燒餅?都不復記憶了!因為家裡交代來這兒只買豆漿!其他的東西我們吃不起! 只有爺爺來的時候,才會吃到村口我們自己眷戶的北杯在汽油桶裡烙的燒餅!那扎實的口感與豆漿店裡層次很多的燒餅(油酥放得多,擀捲多次的麵皮。)不一樣。

  每當我等著老闆娘幫我舀豆漿時,我總會趁機轉著我那雙小眼睛掃描一陣店裡一邊看報一邊吃早餐的人吃些甚麼?尤其是第一次去的時候,看著他們把燒餅裡的油條掰一半出來蘸著豆漿吃,我就好羨慕,還有人在燒餅裡夾著蔥蛋。我心裡想,有一天我也要坐在店裡享用這樣的早餐。

  沒想到多年後,我竟然在傳統的早餐店工讀!還真是如了我的願。

   那年頭沒有人敢吵大人要吃的,那樣艱苦的日子,假日做了饅頭,凍在冰箱裡,就是我們平日的早餐,週日有時是稀飯,有時是豆漿配上父親煎的麵粉餅,就很心 滿意足了!有一天,父親不知為何買了豆漿之外還買了幾套燒餅油條回來,我好開心,馬上學著豆漿店裡的客人那樣的吃法,父親看了笑著說:折成一段一段的泡在 豆漿裡試試!真是奇妙啊!一種東西,吃法千變萬化!

  等我高中上圖書館K書,在圖書館旁又知道了鹹豆漿的吃法,油條仍是扮演著重要角色!

  直到成年,知道油條是個不健康的食物,就漸漸少碰,除了糯米飯糰裡的那一小段,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吞下了。人類真是有那麼點的劣根性!

  雖然油條從我的飲食欄位漸漸消失了,可是豆漿卻一直跟隨著我,不論是清漿還是加了蜂蜜的,或是做成豆漿優格,我都愛!豆漿優格有時候還加了紅豆湯,吃起來像豆花的口感。反正自己隨興。近來我還特愛抹茶加豆漿!

  有一段時間怕吃到基改豆漿,就去有機店買黃豆回來自己煮豆漿,剩下的豆渣拿來與胡蘿蔔絲、麵粉、醬油攪拌做成素漢堡肉,當早餐三明治配料,甚至炒一炒變成素肉鬆,豆渣先放烤箱烤一陣子,再放進炒鍋乾炒成豆酥,存在冰箱裡,總有用途。

  現在滿街都是早餐店,選擇項目之多,平日我自己做的早餐也是琳瑯滿目,冰庫裡永遠不缺吃的,可是童年早餐店的豆漿帶給我的味蕾與心靈上的愉悅是永遠抹不去的,以及與父親連結的一切記憶。

  十幾年前去大陸遊玩,看到台灣人開的<永和豆漿>,忍不住進去喝了一碗豆漿及啃了一根油條,當店員問我要放多少糖的時候,我回答清漿,店員竟然聽不懂,愣了一下,才又接著問:是要淡的嗎?大陸竟然管不加糖的豆漿叫淡的豆漿,我差點以為店員問我要不要加蛋哩!哈哈!

>>
 

 

  第一次吃到某樣食物,造成的美好記憶,會讓你一直喜愛這樣食物,可也有第一次吃到嚇壞了,日後卻莫名的習慣,然後愛上。例如起士與咖啡。

  話說我不到六歲時在我父親的袍澤李伯伯那裏第一次喝咖啡,被那個苦味嚇得連放四顆方糖還嫌不夠,把李伯伯逗樂了!怎知我工作後那麼愛聞咖啡香。

  第一次吃起士片是大二時,在一個家裡非常有錢的同學家裡,她把起士片剝了一半給我,我吃了一口就想吐,但還是忍著吃下去,配著她泡的高山烏龍茶,覺得茶香都糟蹋了。之後再也不敢吃。

   一兩年後,老爺請我去吃披薩,那是第一次吃,開開洋葷吧!不知道小說裡描述的義大利餅是個啥模樣?披薩送來了,我一聞那個味兒就倒退三步,這不是 起士嗎?而且味道更濃,有如餿水般,人家請客焉有不吃的道理?我還厚著臉皮要了一盆生菜沙拉,為了要平衡那股餿水味兒!我甚至還要了可樂,平常根本不喝! 我都不知那一餐是怎麼吃完的?

  下公車回家前,直接去了村子裡同學家跟她抱怨我中午吃了餿水餅,她母親在一旁笑的磅針都拿不穩了。怎知幾年後,接觸起士的機會多了,漸漸習慣,甚至愛上這個味道,我特別喜歡自己焗烤義大利麵或是飯,連披薩也自己做。

  唉!吃東西的習慣真是沒道理。



閱讀延伸:

減肥月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