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1679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蝴蝶夢碎

  藉由一部影片及一段相聲來探討偏執的恐怖愛情。

   國內的相聲在國共內戰後,一些愛好相聲人士來台根據記憶將相聲稿子寫下來,曾經瘋迷好一段時日,隨著電視機的普及而漸漸式微,直到民國74年由賴聲川帶領 編了一齣相聲劇(相聲式的舞台劇)才把相聲的記憶又喚醒!老相聲演員又再度出來活躍,並且收了許多徒弟,如今這些當年的年輕徒弟們都已是中生代的年齡了, 現在還堅守著相聲崗位的不多了。相聲瓦舍算是一直還在演出。

  相聲瓦舍的相聲已經漸漸偏離了傳統相聲,嚴格來說比較像舞台劇,由幾個小 段子來組合成兩小時的節目,相聲要吸引年輕人,這樣的形式上改變是必須的。他們這麼多年來除了改編傳統段子之外,自己編的許多劇本非常有後現代的味道!我 很喜歡<並不太熟>裡的一段<我的阿毛>。這個故事的創作動機應該有受到1963年的驚悚片<蝴蝶春夢>的影響。(註:蝴蝶春夢與瓊芳登主演的蝴蝶夢不是同一部影片。)

  國中的時候,偶然間在電視裡看到老電影「蝴蝶春夢」,改編自同名小說!小說敘述一名孤僻的年輕男子,弗雷德里克·克雷格,原本在市政府工作擔任公務員,平日以收集蝴蝶標本做為嗜好。小說的前半段便是從克雷格的角度開始敘述故事的。

  克雷格從幼時便開始暗戀一名社區裡的女孩米蘭達·葛雷,米蘭達後來進入了斯萊德藝術學院學習藝術。克雷格經常跟蹤、偷窺米蘭達,但始終不敢與她面對面接觸。有一天,克雷格贏得了英國足球賭博彩卷的大獎,這使他得以辭去平常的工作,並在偏僻鄉間買下了一棟與世隔離的別墅。孤單的克雷格決定綁架米蘭達作為他的「收集品」之一,寄望著如果米蘭達與他共處了一段時間,終有一天會愛上他。在謹慎的計畫之後,克雷格以氯仿作為迷昏藥綁架了米蘭達,並把她監禁在鄉村別墅的地窖裡。克雷格相信米蘭達會對他產生好感,然而當米蘭達醒來之後她開始不斷要求克雷格釋放她,克雷格最後答應只要她不試著逃離,他會在一個月之後讓她離開,承諾將會「尊重」她、購買她需要和想要的東西,並且發誓不會強暴她。

  小說前半段裡,克雷格以沒有感情的語言記載他每天的經過,他好像完全無法理解其他人的感覺和感情,而且似乎是性無能。儘管如此克雷格仍試著表現像是正常人一般,並且試著正當化他綁架米蘭達的行徑。

  剛開始米蘭達以為克雷格綁架她是為了強暴她,但隨著日子過去她開始認清克雷格的本質,並且對他產生一點同情,

  米蘭達試著逃脫好幾次,但每次都被克雷格成功阻止。有一次米蘭達試著以她的身體誘惑克雷格,企圖藉機說服克雷格釋放她,然而性無能的克雷格開始感到困惑和退縮,最後拒絕了她。

  米蘭達開始計畫下一步的逃脫,然後在這時她開始染上重病,克雷格不願找醫生或送她就醫,最後使她在地窖裡因病死去。......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D%B4%E8%9D%B6%E6%98%A5%E5%A4%A2

 

 

  當年看完這個影片時,心裡非常震驚,好幾天都很難過!以為最後的結局是女主角會逃出魔掌,結果她的命運竟然真如蝴蝶般的悲慘,死於非命,永遠變成一個被收藏的標本

   而相聲瓦舍的<我的阿毛>裡的小蝴蝶也在黃士偉的「悉心照顧」下,隔日就香消玉殞了!相聲的表演方式當然是逗趣詼諧的,與電影鋪陳的驚悚情節不同!

  <我的阿毛>敘述黃士偉(逗哏)喜歡上一隻蝴蝶,從蝴蝶的幼蟲階段就認識了,看到羽化為蝴蝶的阿毛後驚為天人,就想與之結為連理,整個人 陷入荒謬的虛妄中,完全不聽宋少卿(捧哏)的質疑與勸告!這個橋段就好比<蝴蝶春夢>裡綁架者與被綁架者存在著文化與學術的階級不同,綁架者 期待被綁架的女孩米蘭達有一天會愛上他,但這完全不可能,有些社會藩籬是永遠不可能打破的,女孩的學歷與所學永遠不是這綁架者所能理解的,無論男人給女孩 多少照顧都沒用的,他禁錮了女孩的身體,但沒有辦法控制女孩的思考/想與靈魂!同樣的,黃士偉將不同的物種阿毛帶回家裡,怕牠被外面的蝴蝶勾引,就把牠關在鳥籠 裡,還用帆布包的密密實實的,並且裝了隱藏式監視器,盡管在鳥籠裡放滿了花朵,布置的美輪美奐!阿毛才一個晚上就死在不自由下,或者說是悶死、餓死,不同的 物種就影射不同的階級!本就不該有交集的,而這些有收集闢、強迫症、偏執狂的不正常男人卻是完全的以自我為中心,將自己陷入關係妄想症之中,無端的將她人 禁錮,害死無辜的生命!卻不斷的要將自己的荒謬行為合理化!替自己的行為推卸責任。<蝴蝶春夢>影片的最後,男主角在下葬米蘭達之後,又盯著 一位金髮護士,車子緊隨其後,內心盤算著自己不該尋找太聰明的女性,或許應該找個單純一點、不聰明的女孩才對!而<我的阿毛>在阿毛死後,黃 士偉在圍牆邊發現另一隻跟阿毛很像的蝴蝶,他突然又有好多話想跟牠說,宋少卿就接著說:完了!又想談戀愛了!於是台下觀眾大笑!沒錯!這些偏執型有妄想症 的人總是不斷重複同樣的模式,將自己陷入相同的輪迴中!他們不會認為「失敗」是自己犯錯,都說是別人不好,他覺得只要換個對象就會成功,所以「蝴蝶春夢」裡的男主角就打算在適當的機會 綁架另一名倒楣的女孩,除非這變態男人被抓被關,事件才有結束的一天,否則會繼續重演。

  就像「我的阿毛」裡,阿毛死後,黃士偉無法看清他與蝴蝶之間人蝶殊途,不該再產生畸戀,但他仍想繼續找蝴蝶這樣的物種,不是執迷不悟是甚麼?

 

  米蘭達被抓以後,有一天她要求想洗澡,於是獲准在梳洗完畢,參觀蝴蝶標本,她自己質疑自己是否也像蝴蝶般的被收集/藏。

 

  被關在地窖裡的米蘭達逃脫數次都不成功,最後一次淋雨釀成肺炎,男主角不願帶她去醫院,僅出外購買成藥,回來米蘭達已斷氣了,她就被葬在這屋子院子裡的大樹下。

  起初男主角還很自責,沒多久他就將米蘭達的死亡歸咎於她咎由自取。

影片最後,偷窺護士。

跟蹤伺機綁架,影片就在這無窮的想像力之下畫下句點。



 


(相聲瓦舍   "並不太熟")  中間一段<我的阿毛>似乎就是以蝴蝶春夢為創作靈感。經影片拉到中間就是這個部分。

   <我的阿毛>裡的橋段有許多是引用一些電影名(六天七夜)或是拼湊詩詞(幫阿毛寫祭文,拼湊了好幾個詩人的現代詩),非常有意思,好比二十世紀初的達達 主義的拼貼藝術般。後現代藝術也有這樣的挪用方式,然後賦予新的意義。好萊塢動畫也有這種方式,例如<史瑞克>系列,串聯許多童話在影片裡,並且顛覆原來 的情節。

本影片若有侵權請告知,立即移除,本想尋找幾分鐘的簡易版本,但找不到,我自己有買影片,幾乎每一部都購買,我尊重版權。

PS:除了相聲瓦舍,尚有漢霖與台北曲藝團,還在為我們的文化傳承做奮鬥。


 



  我在表演藝術課時,給學生看了不少相聲,除了希望潛移默化的影響學生說話的口條之外,也藉由觀摩而了解編劇方式,看完之後都會講解。最近讓學生倆倆分組,正在編一齣短的相聲,有的同學一會兒就編好了,有的抓破頭也想不出來,這時候就看得出國文能力的重要性了。已經寫了三星期了,下週就要完成了。到時候驗收是否切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