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135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一位退休老師驟逝之後

  她在退休前就飽受暈眩之苦,當導師更是辛苦,退休前,她的班正好國三,她怎麼樣也不肯請假,後來病情嚴重到根本無法站立了,無奈請了半年,最後還是回來把她的班級帶到畢業才退休。如果是別的老師一定請一年,直接退休。而負責的她就是放不下自己的班級。

  許多老師都是用生命換來學生的成長與學習的。

  讓我想到多年前兩位數學老師都在期末考當天驟逝,讓人那一年的過年心情很壞。一位是15年前,當時的49歲女老師,期末已發燒好幾天,卻一直用退燒藥苦撐來學校,因為就要期末考了,怕學生還有不瞭解的地方,結果期末考早上出門前就突然昏倒,隨即陷入昏迷,送到醫院不久就敗血症休克而死。另一位是7年前,已64歲的老老師(都接近勒令退休的年紀了)期末就一直暈眩頭痛,期末考前一天在幫學生複習功課,有頑皮的學生故意搗蛋,惹他發脾氣,回到辦公室就在門邊癱軟,中風了!送去醫院,當晚就離世。期末他還說要趁寒假去徹底做健康檢查,可惜來不及了。

  人一生辛勞的工作,還沒享福就麼走了,這些為了學生而不斷犧牲自己的老師讓人更是鼻酸。

  許多人羨慕老師的寒暑假,其實,寒暑假只是檯面上的,很多老師都在這些假期指導學生一些比賽,例如:科展!學生告訴我,他們都跟理化老師留到除夕夜的下午,有的甚至吃完年夜飯又回來繼續待在實驗室裡。而我前幾年都在寒假指導學生畫燈籠,還好這幾年,燈會不展小燈籠了。

  我們平日無法請假,有好多需要佔時間的事情都得利用寒暑假。甚至連健康檢查這樣的事情。

  我想到以前在台北教書時,高燒四十度,仍然站在講台,出車禍也不願請假,一跛一跛的上課三個月,直到暑假,留下膝蓋的傷勢直到今日。

  我曾經問過師大教授關於我們的寒暑假與課稅問題,教授說因為老師平常都超時工作,所以給予寒暑假平衡,其實給的假日認真算起來並不多,而課稅是中小學老師比高中多上四節課來免稅,為的是怕老師因為錢不夠用而晚上去補習班兼課,影響白天的教學。所以不是免稅,是含稅。外界不明究理,胡亂的撻伐。還好,這兩年老師已恢復課稅,免得老是被汙名化。當然啦!我們多上的四節課也減掉了,換來了一點輕鬆,但這件事也讓外界詬病,批評我們變相加薪。

  關於年終獎金的問題,軍教根本沒有年終獎金。薪水是將年收入除以13.5個月來算,為的是讓當年窮苦的軍教人員在過年時比較好過一點,根本不是年終加發。

(附註:國外是將年收入除以9來算,看起來彷彿寒暑假不支薪。對此,外界也以此來撻伐老師。我多麼希望我們國家也如此,這樣以後我們就可拒絕暑假安排的工作了。)

  前兩年,馬英九為了要討好綠營選民而快速、粗糙的取消退休軍教人員的"年終加發",讓人措手不及,本來的預算突然的打亂,甚至有人是將這筆錢拿來繳保險費,也有人要給孩子繳學費,甚至規劃出國旅遊,過年發紅包...,林林總總的規劃,一下子被打亂。出國取消無妨,紅包可以少包一點,其他的支出一下子短了,要怎麼辦?那樣的毫無預警。

  這個奇怪的制度實施之後,我一個才退休半年的同事很難過的打電話告訴我,說他非常後悔退休,應該再多教幾年的,怎知一退休就趕上這個政策。弄得小孩要繳學費還要另外想辦法。

  國家整我們這些不會吵鬧的族群是最方便的,我們是任人宰割的。如今一些可以退休卻不敢退休的老師還在苟延殘喘,外面年輕的流浪教師進不來,而這些體力已經衰敗的老師會不會又發生積勞成疾的憾事?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

 

PS:在這篇文章裡扯到年終加發的問題,不是我多麼的愛錢,而是多年前的薪資計算美意遭人誤解,上個月我在路邊聽到一個六十幾歲的男人大罵,全世界只有台灣會給軍人年終加發,而且領到死!我很想告訴他已經取消了兩年,更想說美國照顧軍人比台灣福利更好,不要再那樣酸葡萄的比來比去。

台灣現在每件事情都能政治化,每件事都愛比較也愛計較,人們已經習慣只看負面,習慣挑剔,習慣批評。批評政府、批評特定族群已成習慣!每件事習慣用自己的思維套到別人身上。

這世上應該尊重差異。

我想到這十幾年來,老師不斷的被社會撻伐與謾罵,不斷地遭到誤解,心裡很難過,我們都是本本分分的做事,要課稅不課稅都是國家決定,薪資計算方式也是國家訂定的,為什麼那樣的撻伐我們?而執政者為了選舉效益就拿退休人員來開刀,讓這些奉獻半生生命的老人們情何以堪啊!特別在我同事驟逝之後,感觸更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