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135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我的「御醫」們

   後來的學生有樣學樣,看見學姊幫我按摩,也都有幾個效法,每個年級都有一兩個自稱御醫的,甚麼要傳承,說的煞有其事的,好像我真是老佛爺似的!讓他們簇弄著!但都沒一個手巧的,反正就讓他們胡弄著玩兒吧!左按一下、右按一下的,不無小補,有時也能管點事,肩膀舒服幾下!

  五年前,才又出了第二個手巧的。這次是個男生!

  這個男生是個班上的受氣包,沒甚麼自信,畫畫也總是胡亂的交差了事,剛開始看他這樣不用心,我也罵過他幾回,他被罵也沒有甚麼感覺,臉部一點表情也沒有!沒多久他就常常在上課到一半時,跑出去上廁所,也沒跟我說一聲,我要求他須先照會後他才修正,每次他出去上廁所,同學都說他騙人,怎麼可能每一節都出去上廁所。我告訴學生:我寧願被99個人騙,也要相信有一個人是真的。

  漸漸的我懷疑這孩子是大腸激躁症,他可能有很大的壓力,來自學習、同儕的欺負、導師的嚴格,我這邊對他的要求先降低,只要他有交作業即可,不再要求他的品質!結果我的課他就沒再跑廁所了。

  國二時,我偶然發現他幾乎每一節都去合作社買東西吃,麵包加上一瓶飲料,一天下來好幾回,簡直是暴食症!他有時候會來我的美術教室,一邊吃一邊跟我講幾句話,吃得狼吞虎嚥,看起來好像都沒咀嚼!我問他是不是還是常常腹瀉,他說是。這不就是典型的焦慮症狀嗎?我勸他少吃些,來跟我聊天就好,此後他真的常來聊天,為了怕他亂吃東西傷害腸胃,我半開玩笑的叫他無聊就來幫我按摩,他竟然回答我找他按摩是找對人了。他很喜歡研究穴道。他的手勁兒很強,像我這種很耐痛的人有時都快招架不住了,他不但按肩膀,手臂,甚至小腿足三里、陽陵泉他都能抓的到穴位。那一年多,著實把我照顧得很好。到他畢業後,一下子後繼無人。

  那年暑假過後,他上了五專(好像是我們中部僅存的少數五專吧!),開學過後一個月,竟然在每週三下午沒有課的時候回來看我,說是放心不下我,怕我給些死小孩氣壞了身子(好像是一個學妹在他FB說我很累),非要在課程結束後好好的幫我大按特按,兩次後我就覺得不妥而婉拒。但他還是照來!只有在他期中考前才會因為準備考試而沒來。他每週都來著實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這裡是學校,學校有學校的規定,他要進校門得我去接他進來,警衛問我為什麼這學生一直回來找我?我都快找不出理由了!我請他一兩個月來探望我一次就好,但他聽不進去,他來總是很乖的坐在教室後面看我上課,沒給我添甚麼麻煩。等到我的課程結束才來幫我按摩,有時候我並不需要按摩,我不可能一天到晚都身體不舒服吧!而且那個恐怖校長已退休了幾年,我不再被壓榨,小孩長大,生活也正常了!不知要做甚麼,於是就聊聊天,看看學生完成的作品。放學我再帶他一起出校門離開。

  終於,警衛說無法再通融我帶他進來,主任注意到了。我跟他表明我的難處。結果這孩子竟然從側門翻牆來找我,然後ㄠ到放學再從側門混出去,無論我怎麼相勸都沒用。面對這樣的情境,我又不能罵他。

  有一天我靈機一動,找個他認識的國三女生在FB通知他,說是他翻牆的事讓某個數學老師撞見(這是實情),已經報請訓導處加強巡邏,我怕他會觸犯刑法,請他暫時不要來找我,這樣才把事情擺平。再見面時已是那一年校慶的時候了。大概是2012年的事了。一見面,他就問我要不要按摩?真讓我哭笑不得?

  這個事件讓我徹底反省,跟學生的相處的距離與份際該怎麼拿捏,老是想守護我的學生實在太多,除了御醫們,一群自認是我的小嘍囉、心腹的更是不得了,老是一副想幫我擺平事情的模樣。我看起來一點也不弱啊!根本無需他們這樣時時呵護著我!我想,這些學生大概覺得我對他們好,就想報恩,掏心掏肺,想為我兩肋插刀,完全的青少年熱血思維,意氣相挺,有時候過頭了,讓人招架不住。

  這兩年,無論多疼愛學生,我都盡量不給學生電話,只給電子信箱,而我死都不註冊FB及LINE,就是怕這些"御醫""大臣"們每日晨昏問安!讓我不得清靜。我也盡量不讓沒事想晃過來找我聊天哈拉打屁的學生暢行無阻,因為我得把體力與時間留給真正需要我照顧及輔導的學生,但我已不跟學生談太多自己的私事以及人生價值之類,我完全只是case by case的以傾聽照顧學生情緒以及學習焦慮為主。

  我了解跟我要好的學生多數都是功課後段,或是人際關係差的,自信不足的,我讓他們發覺了自己的存在價值,也得到他們的極度信任,跟他們相處不完全是工作使然,如果 不是發自內心真的喜歡、疼愛他們,這樣的表面功夫是撐不久的。但我在相處模式上可能沒有拿捏好,造成他們在情感上太依賴我,或是說他們把對父母(有的是與 父母處不好)的情感移情到我身上,而想與我發展類似親人的關係,才會一直想守護我。

  其實,我也希望我與這些學生的緣分不會斷,每每見他們回來探望我,都使我驚喜!也希望偶爾能收到他們的電子郵件,或是見見面、敘敘舊。但是這樣的緊迫盯人著實太嚇人了。任何一種關係都該維持適當的距離。

  末了,御醫與大臣們的忠心,老佛爺都知道了,如今已二十一世紀,老佛爺已貶為平民,看病都是健保給付,無福消受御醫們的加持啦!就眾卿平身!都起喀唄!

(照片是2014年1月初拍的,後面按摩的小子是一個綽號喜憨的,他好喜歡喜憨這個綽號,還說喜憨因為做麵包,常常揉麵團所以手勁強,他把我的肩膀當麵團啦!看!入戲多深!這張照片半年多前曾PO過,近距離看我就是這副老態龍鍾的模樣!50歲阿桑,跟刊頭那張差很多。)

(刊頭的照片是2011年12月我的生日時拍的。47歲生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