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19274

    累積人氣

  • 53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夢靨何時了(兼談經國先生)

 

 

  我記得從我懂事起,每隔一小段時間(有時不到一個月,有時兩個多月。),我就會在夜裡聽見我父親充滿恐懼的叫聲,連我們這種很容易熟睡醒不來的小孩都會被嚇醒,就知道那樣的聲音有多大聲,叫的多久?

  父親的喊叫若沒人搖醒他,是不會停的,他自己醒不過來。這就是母親長期的壓力了。

  一直到父親過世前,他都會在睡夢中嚎叫。只是晚年的次數較少,一年只有幾次。

  他為什麼那樣叫。

  對日抗戰與國共內戰在他內心埋下的恐慌。

  父親來台時只有二十七歲,他18歲軍校畢業就從軍,他是通訊兵,不用荷槍實彈,但要管軍情收發,沒事時就指派去運送糧食,責任重大,也是要穿過敵軍的路線,才能安全將糧食送達。

  抗戰加上國共內戰共八年,心裡不留下陰影怎麼可能?

  1949年,他以一個少尉的官階壓著一條大船來台灣,途中幾名共軍駕著小船佯裝國軍要上船檢查,還好父親機靈,怎麼樣也不讓這些人上船,否則他與船長絕對第一個沒命。

  這麼多生命攸關的過程都在他的腦裡,形成潛意識,往後就一幕幕的在夢裡出現。

  我們長大後,母親有時候出去玩,父親獨睡,夜裡叫到我跟大妹在別的房間裡熟睡,都能醒過來,跑下去叫醒他,他一臉驚恐,全身虛脫,不敢再入睡。孝順的大妹就躺在他身邊像哄小孩一樣安撫他,他才能再慢慢入睡。

  我從小聽父親談起日本人的殘暴可惡,共產黨、毛澤東的狡猾無情,加上電視劇的演出,在我的心裡也漸漸發酵。約莫小學五年級開始,我每年也莫名其妙地做惡夢,夢到共產黨來血洗台灣,打到我們眷村來,男人們都去打仗去了,河溝旁堆起沙包,村口也擋了鐵絲網拒馬。我帶著弟弟妹妹、媽媽從籃球場後面想辦法逃走,在夢裡總是舉步維艱...!全身癱軟無力...。一次次做著類似的夢,直到天濛濛亮才醒過來,全身汗濕。

  我的夢靨在一九九二年初踏上大陸旅遊之後消失!當時大陸的國力比台灣弱太多了。我頓時覺得威脅感不大。

  我的夢靨消失了,但父親的內在恐懼卻是終其一生。

放幾張父親以前的舊公文

  這幾日天氣冷,想起父親談起以前收發機器差,天冷電報就發不出去,昏庸的陳誠就會槍斃這些可憐的通訊兵,罪名是延誤軍情。

  冬天特別會想起從前。想起父親,半個月前是父親的冥誕。

2016年夏天我花了好多時間掃描這些檔案,很多都已不清晰了。

打字版本已是後期的了

應該是民國45年以後,或是民國50年。

這些應該是剛來台灣的資料

這些證件裡面最好笑的就是「思想純正,記嘉獎兩支」。不知思想純正是啥意思。

 

 

  通訊兵最悲哀的是一個不留神就會被舉報為匪諜,只因他們有收發電報的專長。的確,搞台發射機,就能跟共匪通訊。

  所以,父親的內心恐懼除了戰爭的陰影,這些官場的眉角也夠他憂煩的。

  台灣早期的保密防諜,肅殺之氣,我沒趕上。都是聽父執輩談起的。我的成長年代已是蔣中正後期,真正參與的年代是經國先生的年代,雖然我們家當時還是很窮,但我們能感受到未來充滿希望,那種舉國上下一心的團結感,至今都還很懷念。

  客廳即工廠、十大建設,都是我走過的歲月。他重用了台籍菁英,消弭族群對立,用了孫運璿這樣清廉的好官,創立工研院,締造台灣經濟奇蹟。過世前一年,宣布台灣解嚴。完成他建設台灣的階段性任務。這些年來,我越發的感佩他。

  明天是經國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的紀念日。現今的台灣把經國先生時期創造的台灣經濟差不多都掏空了,這些政客還不罷手。真是台灣人民的另一項夢靨啊!

 

 

這是我父親民國三十二年入國民黨的黨政

在重慶入黨的

後來派往西康

走金沙江去的

結婚證書局部

  

  現在的年輕人誰會知道當年的軍人如何的保衛台海安全,誰會記得經國先生對台灣的貢獻。這些他們痛恨的外省人當年是怎麼樣的保全台灣,而這些不知感恩的政客匪徒是怎樣的掏空國家,以及撕裂族群,只為自身奪權的利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