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068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代理三天導師職務

 

  上週一位才40歲左右的同事因白內障開刀,請假三天,我去幫忙帶他的班級導師職務,三天下來累到脖子僵硬,血壓的舒張壓升高。

  代理導師只是幫忙看早自習、午休、打掃,以及班會課,改改聯絡簿,沒增加多少工作,疲累的原因是這一班的常規特別不好,要一直糾正,讓我很花精神。團體有團體的規範,這個班就是個人色彩特別濃厚,好動坐不住。

  他們班的美術是我授課的,國一才開學不到兩個月,熟悉度還不夠,名字還叫不出。他們班是有個實習老師幫忙跟班的,原本以為可以替我分點憂,結果正牌導師不在,兩個老師一起還無法控管。這些孩子眼睛雪亮,完全不把實習老師當回事。每件事都要我去搞定。讓我疲於奔命,我在美術教室的課那麼多。

  早自習我一定得在打鐘前進教室,在走廊上抓人,一個個趕進教室裡。中午午休最讓我痛苦,為了要帶他們班,我得早上5點半起床,吃了早餐,6點20分出門,7點20分到校,我早上雖然課不多,但到了中午還是感到很疲累(有點年紀果然不堪勞累),看了他們中午午餐與打掃之後,12點半午休該趴下休息了吧!但小鬼頭們一個個精神亢奮不睡覺,動來動去,頭還時不時的抬起來想跟同學講話,影響午休評分,代理導師總是要盡力維持班級競賽,他們混亂,我就不能跟著睡,非得盯著他們不可,至少他們還是怕我的,他們完全不甩實習老師,據實習老師跟我告狀,說是每次他喊打掃,全班完全充耳不聞!弄到我還得去處理這種問題。

  我早上課少,學校排課的習慣是將美術課排在下午,我下午的課都是滿的。集中在十點到下午四點多。所以,每天第四節(11點多~12點)與第五節(午休過後)永遠有課,早上早起,中午吃飯用吞的,午休不能稍微瞇一下,下午的課又是滿的,兩天我就頭痛了。

  第三天才遇到班會課。我在班會時終於訓話了。

  訓話內容包括他們沒有責任感,個人色彩太濃厚,沒有榮譽感、責任心。一個不懂得班級團體榮譽駕於個人之上的人,將來也不會重視國家榮譽,我在說這句話時,有學生頻頻點頭!午休不睡覺,吵鬧亂動的人自私又沒道德,影響他人的安寧,而且秩序競賽的分數都扣光了,不做打掃工作,尤其不掃地的人就影響拖地工作的同學無法接著做不下去,一個環節停擺,就影響下個流程,在學校是整潔競賽成績殿後,以後出社會就習慣讓工作單位進度延後。

  這些都是是非觀念薄弱,只顧自己立場,從不知甚麼才是正確的路,總要老師來盯,無法自律,要盯到何時?甚麼時候養成責任感?

  他們的聯絡簿交的也是七零八落,只有幾個人主動交出來,都要我吼才肯動。唉!自從常態編班後,我已多年沒見過這麼散漫的班級了,而他們導師是個極為嚴格的老師,平時管理也不鬆散馬虎,才請個病假,他們就如此囂張,真是貓走了,老鼠就跳舞。幾個乖的學生偷偷跟我說好希望他們班導快點回來。我的課太多,實在也無法時時刻刻去巡視。

  班會的末了,我語重心長的說了一段話,我說你們導師請假,就好比你們的父親住院,我這"鄰家阿姨"來照顧你們,你們非但不知感恩,還凌虐我,這樣合情合理嗎?說著一堆人面有慚色,中午打掃就主動了,弄得窗明几淨,唯獨午休還是有幾個人扭來扭去,但是不吵了,總算有點小進步。

  他們導師回來後,就有人叫我去跟導師告狀,我說饒了他們導師吧!我一告狀,導師就要處理,橫豎他們怕導師的,導師回來後,那批壞蛋不敢再造反就好,其他的過去就過去了,而且他們在最後一天已有小進步了,我還去告狀,顯得沒有誠信。

  我好些年沒當導師了,才當了幾天,那種時時備戰狀態就又回來了,全身緊繃。還好只是代理病假的老師,如果是產假,不知道我會變成甚麼鬼樣子。




後記:
 

  同樣是導師工作,小學老師的導師工作更加辛苦,尤其低年級學生,課間受傷機會不少,讓老師壓力不小。

  我記得以前在台北當導師時,也是每一節下課都奔回班上看,特別是國一時,國二才稍微放鬆些,結果就有學生不小心被破窗戶的玻璃劃傷了手。真是一刻都不能鬆懈。

  其實我寫這篇純粹只是記錄,當成週記或日記吧!沒有凸顯自己的辛勞與委屈,反而是敘述時不我予,年歲漸長,越發的沒體力與學生纏鬥,年初生病,醫生就囑咐我不可過勞,不可情緒波動,但這份工作不可能避免這些情況。

  這次的代導工作是9月初我去訓導處跟主任要求的,因為我已多年未任導師,看到其他同事年年如此辛勞,我卻只做專任老師,中午可以午休,我心裡感到歉疚,就跟主任反應,以後若是我科任的班級導師請假一律由我代導,當時主任並未答應,因我年初那次在美術教室癱軟倒下,很多同事都知道。但我還是堅持,不然這一班的歷史與公民老師也是科任的,應該會優先排他們。

  他們最後一天的小進步也的確讓人振奮了一下,還是可以被要求的。我會加強與他們導師的溝通,期待他們班能更好。

  前幾日(週三)下午剛好上他們班的課,那群毛孩子跟我訴苦,說是導師一回來就找他們算帳,我說我一星期都沒見著他們導師了,故意躲著,就怕他們導師問我那幾天的狀況,我既不能說謊,也不好意思照實說,我說我沒去告狀啊!結果他們很委屈的說有別人會告狀啊!特別是公民老師,都會用LINE傳送他們班的"即時新聞"過去,我聽了哈哈大笑!真是報應。

 


PS:其實我現在非常怕被歸類為老弱不適任教師行列。所以還是要積極參與學校事務。

 

這幾日,血壓自己降下來了,醫生說我是自律神經失調。我的個性容易緊張,凡是又追求完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