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068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回首來時路

 

  中秋節的前一日,在莫蘭蒂颱風的威脅之下,我們這些資深老師齊聚北斗國中獲頒一份獎項-資深優良教師!

  那日頒發的獎項分為特殊優良教師與資深優良教師。

  坐在台下等著一一上台從縣長手上接下獎狀,回顧自己的青春歲月,感觸良多。

  二十多歲大學畢業踏入杏壇,從被眾人尊敬羨慕到如今社會上一片鬥爭撻伐聲,這歷程的轉折如洗三溫暖般。

  要任教職除了自己求學年代功課要不錯才能考上好的大學,一路過關斬將才有機會在學校任教,學期中間還得保持身體健康,要有耐性。教書這碗飯不是人人捧得住的。

  回想初任教職第一年,遭受很大的挫折,那年在公立國中,還是能力分班的年代,我一去正好遇到一個美術老師離職(出國念書),那是台灣經濟美好的年代,學校老師很多都提前資遣,拿著資遣的費用去玩股票,也有不少老師寧願去開才藝班、補習班賺得更多,而提早離開教職。我在那樣的時機開始教書。自己也被周遭影響蠢蠢欲動,很不想教下去,從沒想過會教到退休。(我有不少同學真的教了幾年就辭職開才藝班,賺了非常多錢。)

  去到那個台北市外圍的學校,學生素質很差,我接了那位美術老師留下的國三純男生班的放牛班。那一年,我簡直脫一層皮,我那麼年輕,沒有教學經驗,去應付那樣的牛鬼蛇神很吃力,但也頂下來了!連一滴眼淚都沒掉。學校行政體系還"ㄠ"了我做很多雜事,我連拒絕都不敢(跟現在的世代思維不同)。

  在公立國中當導師,清楚的知道我這個科目永遠都要是帶放牛班,並非我排斥放牛班,而是能力分班的年代,好班無法正常教學,排到的幾班A段班美術課都借去考試,A段班導師都很強勢!我是全校最年輕的老師,沒辦法抗衡這種不正常的教學方式(幾年後,當我翅膀硬了,才有辦法扭轉此頹勢。),我覺得工作無法帶給我喜悅!

  後來機緣巧合,轉任私校。那是個有教職員宿舍的學校。在那裏五年,雖然工作量很大,尤其我又住校,連晚上也在工作。但生活過得很充實很精采。學到非常多的教學技巧與帶班方式,甚至行政事務。那幾年覺得自己像個便利商店般的全年無休,晚上跟家長電話每每講到十一、二點。

  後來,家人催促我回來中部。才幾年的光景,原本乏人問津的教職,竟然甄試人數暴增,我回來中部一開始,本是鎖定私校(原學校起初捨不得我走,校長最後卻是幫我寫了推薦函。),無奈問了幾間都無缺額。而教師甄試都是各校自辦,我考了兩間都是備取一,只得暫時去考代理教師。我在南台中某公立國中代理那一年,看到很多行政亂象,心裡很徬徨,是否還要繼續從事教職?然而,已經三十歲的人,膽子也變小了,轉行也不知道要做甚麼?當專業畫家以及私人開班授徒都需要熬過幾年低收入的日子,家人不會答應的。

  隔年,參加台中的甄試,都是各校自辦,我仍然都考第二名(備取一),越發的覺得弔詭。這一年,我也重回台北參加甄試,台北市是聯合甄試,我錯過了,報了幾家台北縣的學校(也是獨立甄試),兩家考了第二名(備取一),打聽之下,他們錄用了他們之前的代理教師。有一間我終於考上了,是一間完全中學,四十人去報考,我竟然考上,聽說校長躲起來,全權交給教評會處理。秉公處理我才能考上。

  在台中的兩場考試,據我後來查明,我都是第一名,但校方說校長有權利選第二名,另一所學校說希望優先聘用男老師,我考試時都穿洋裝,給人斯文的感覺,大概那些學校的學生成分不好帶,學校覺得我可能應付不了!他們真是看走眼了,不知我第一年就是帶流氓班起家的。

  台中考試失利,只得轉往鄰近的縣市參加聯合甄試,至少考試是公平的。經過了筆試(教育概論與教案書寫、國語文等科目。)、試教、口試,層層關卡,終於榜上有名了。因為名次前面,得以挑選縣內公認數一數二的學校,重點是離台中的距離不算太遠。一待已過了十七個年頭。

  我在私校的幾年,正好遇到廣開教育學程的政策,才會造成後來教師甄試報考人數那樣多,而不知何時開始,有好多縣市都改成各校自辦教師甄試,產生不少弊端,讓報考的候用老師們舟車勞頓,並且花了不少報名費,1999年我考上公立國中那一次,北部、中部及聯合甄試幾場,我總共花了7000元的報名費。當然,在應考時也認識了幾位老師,互通有無,才得以有多一點訊息。譬如,鄰近縣市的考試是我在參加台中縣某考試時認識的一位女老師告訴我的,我真的很感激她,不怕增加一個對手,我們在好幾場考試都相遇,雖然我都沒考上,但都是第二名,顯然是她的強勁對手,而她卻不保留的告訴我這一消息。我們在聯合甄試時相遇,我果然又考得比她好,還好她也考上了一所學校。

  台北縣那場完全中學的考試我也跟一位老師交換了電話。原本只為打探研究所考試的訊息,他才從研究所畢業,而我想報考那所學校的美術研究所。結果,我考上這所位於土城的公立學校,也接了聘書,但隔天又得知考上中部這裡的聯合甄試,只得退了北部的聘書,我在將聘書掛號寄回去的同時,就打電話給這位因應考而認識的老師,因為他正巧是那場考試的備取,通電話得知他遠征苗栗應考,竟然已接了苗栗某校的聘書(他家住中和,必須在外租屋。),我叫他趕快北上接我的缺,然後退聘苗栗的學校,以免日後還要傷腦筋調校。我當時在中部考試失利,也是動腦筋先回北部應考,以後再以調校的方式回來(只有公立學校才能以介聘方式調動,私校不行。)。

  人生的際遇很有趣,不要算計太多,結善緣是最好的方式。我在應考時,準備非常多的教材,不論素描、水彩、水墨、攝影、雕刻、版畫、海報、櫥窗設計,甚至連皮影戲我都製作了,我知道機會永遠只留給準備充分的人。考試時,我也很大方的把教材借人,結果並不影響我的成績。就像我遇到那位告知我聯合甄試訊息的老師,最後也考上了一所國中。我們在某次縣內研習時又相遇了,彷彿遇見家人般的親切。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她是否有請調回台中?還是跟我一樣捨不得離開有人情味的工作環境?

 

我住的遠,所以提早來,當天外面飄著雨絲,颱風天還好影響中部不大。聽說很多人都祈禱颱風不要來中部。

 

  頒獎中間也穿插鄰近幾所小學帶來的表演節目,都是校內老師課餘訓練出來的,不論舞蹈、樂器表演,都具水準,很令人感動。

 

頒獎完畢,幾個相熟的老師一起拍照留念。

  敝校只有我一人參加此次的頒獎典禮,其他幾位獲獎老師都不願參加,理由都是怕耽誤教學進度,也有導師怕自己班上出亂子而不願離開學校。我則看開了,公假學校會排代課,就讓自己放空一天吧!

 

page

 

 

會後餐敘,自助式餐點雖然不是多精緻的食物,但很豐盛,主辦單位很用心。

 

 

有素食區

我還是習慣拿素食。

下面是我當天吃的,我一向飯量少。

 

高腳杯是水果醋。

  我們餐敘時,幾位坐在同桌的老師都同時感嘆兩件事,一件事是社會對我們的敵對,讓我們在管教學生時有綁手綁腳的困境。還有一件事就是世代對立,年輕老師對我們的不尊重,以及凡事只問公平而無職場倫理的態度,讓我們感到心寒,工作場域變得不友善,連說話都得小心翼翼。

  有幾位獲得三十年服務獎章的老師都被大家開玩笑要求拚四十年,以前要領四十年獎章並不難,尤其國小教師(當時五專制的師專年代,二十歲就任教職。)教了四十年就是六十多歲。現在要服務超過六十歲的除非是主任、校長,老師一般而言多為五十五歲左右退休,體力無法負荷繁重的教學工作,尤其導師工作,還有學校超額教師日益嚴重,外面年輕的候用流浪教師進不來,學校有時也不得不扮演勸退的角色。只是如今年金改革尚不明朗,有多位可以退休的五十幾歲教師不敢退休,又變成另一種惡性循環了。

  仍在教育界服務的我不免替教育環境的隱憂擔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