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068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校的社團課-水墨社

  我一開始是開了傳統戲曲鑑賞,我以為不會有學生選,結果有死忠粉絲真的全班選我的課,而且一選兩學期,填在第一志願。讓我非常感動,他們也認真上課。

  後來,學校不准我再開這種「沒意義」的社團(我實在不知道為何沒意義?全校沒有一個老師有本事教這個單元。)。上面指示我要開一個可以看到作品的社團,而所有的美術老師裡只有我主修水墨,於是「水墨社團」就這麼產生了。

  雖然只有十幾個人選這個社團,訓育組還是強制開班了。人少的好處是指導學生比較可以照顧的到。

  曾有學生問我一個奇異的問題,問我為什麼開的社團都是「中國的東西」,我聽了非常的無奈,這十五、六年來,「中國」等同外國。只要是傳統的東西都被一刀切掉。

  政治上的東西我沒興趣,但文化上,怎麼割捨?

  曾經選我兩個學期課程的班級還被其他班級嘲笑,只有他們很清楚他們真的多學了很多別人不會的內容。

  其實,來選我的水墨課的學生都不是第一志願選的,因為其他志願額滿了,不得已才選了我的社團,這學期過了大半了,一個個卻畫出興趣了。

 

這張是以前的學生畫的

水墨教學絕對不要從四君子開始教,一開始先畫一些白描,然後畫枯枝、山石的簡易圖形。

簡單的形體以增加學生自信。

像這樣的白描水分好控制

然後上色,運用水彩理論就能搞定。

大家在這個單元都很能上手。

  這張學生作品畫得很好,我後來拿來影印當成範本,有時候學生畫的東西更適合讓學生臨摹,它更能貼近學生的程度。

 

  這個學生很天才,畫得快,閒來無聊,連鈔票都拿來畫,還畫的那樣像,顛覆了水墨畫無法畫得像的迷思。(當時他才國一)當時那個學生作業畫完了,閒著無聊,就畫著玩。還拿來送給我當紀念。很有趣的學生。後來考上師大附中美術班。
 

  畫鈔票那張的學生其實剛入學時非常叛逆,由於功課好,繪畫能力也強,竟然有些瞧不起老師,常常與我作對,起帶頭作用,我就決心給他一點教訓。

  每年的十月都有全國學生美展比賽,我們一般都是挑二、三年級的學生作品出去比賽,但書法就不一定,有的國一就寫的非常好,我教過一個國一生就獲得全省第一。

  這個畫鈔票的男生書法與繪畫都強,原本我想要送出他的書法與水墨去比賽,但他太傲慢,我就不送,事後他來抗議,我只跟他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只有12歲半,要學的還很多,首先要學的是謙卑與不跟有權力的人鬥。當下我不知他心裡怎麼想,後來他慢慢發現水墨的學習領域實在太浩瀚了,他終於屈服在我的技巧之下,小孩畢竟是小孩,連哄帶騙的(恩威並施),漸漸地就聽話了,後來黏我黏得要命。隔年,我把他的作品送出去比賽,果然每一項目都得獎。那時他已顯得內斂了。

  這麼多年了,我仍保有他送我的這兩張隨興作品。

 

我拍了盆栽,洗成相片,發給學生畫成水墨畫。

 

大家都畫得出來。

這個學生現在已經是一名高中美術老師了。

這個學生現在在加拿大。從事設計工作。

水仙一直是很討喜的題材。

最近找到了幾張二十年前的學生作品,以前的學生比較有耐性。

水果也能入畫。

學生自己帶東西來寫生。

蓮藕很傳神

食物畫得不錯,小孩畢竟是小孩,書法就比較沒辦法。

  我最難過的就是二十年前廢除的書法課程。

  而我們的傳統文化就變成外來文化了,可是很怪的,日、韓外來文化卻是讓人接受力很強。自己的中華文化卻被有心人士打壓,以至於普遍的接受度低。這就跟許多人寧願去學鋼琴等西樂,卻不願學國樂。

  我這樣的死守岡位也不知還能撐多久?
  
  正當我們一直想要丟棄我們的珍寶時,大陸已開始保存文化了。他們申請了殷墟的世界文化遺產,其實,董作賓發現的甲骨文資料多數在我們的中研院。

  當中國這個字眼變成外國時,我的心裡有種失根的感覺,小時候我們都自稱中國人啊!即使我父母出生在日據時代末尾,他們也自稱中國人。我們小時候不是朗朗上口「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嗎?為什麼這些年來,不能說自己是中國人,連帶的我們的文化也要連根刨掉。我很懷念小時候的祥和社會,以及沒有政治詞彙汙染我們成長時的心靈,那個時候不會影響青年學生,沒有仇恨心。

  寫書法時的心是緩慢不急躁的,那樣的集體"慢速"型態已不再了。

 

 

只拍圖像

這張書法就比較好,應該是練過。

只畫西瓜有很有意思,旁邊還有籽籽。

 

 

 

我很喜歡這個學生,看似迷糊,其實心胸寬大,不愛計較。畫畫也很有天分。

這是我的道具。這些顏料是給學生用的。社團課有很多學生根本不帶任何用具。

我先示範幾個石頭

學生都很有淺力,一學就會。

每個人都畫的有模有樣。

雜樹的畫法是最容易的

有現代感的畫法

筆法很灑脫

這個學生在外面學過素描及水彩,但沒有學過水墨,她能力很好,總能舉一反三。

她也是我的任教班級之一的學生。正巧又選了我的水墨課程。

我給了三種姿態,讓學生自己選。

蘭花分兩次學,第一次只白描花瓣的姿態。

第二次才加上葉子的組合。

左邊是我給的稿子,右邊是她自己想的圖案。

隔一週再把顏色畫上去。

 

這一張的線條太粗了,初學者還是不太容易控制力道,不過,也有她自己的風格。

  這個學生從未在外學過畫,下筆果決,不拖泥帶水,很有天分,很希望她下學期能再選我的課。

最近開始教竹子,先畫竹葉,隔一週才畫竹幹與小枝子,這一週才將全體組合。

多數慘不忍睹啊!

有的竹葉畫的如爪子般銳利。
 


這是學生第三次畫竹的時候畫的,第一次先畫葉子,第二次練習枝幹,第三次才組合。這張畫得不錯。

在那之前他們已經先畫了蘭花、樹木、石頭。

我給他們我的手稿讓他們臨摹。

這張是我畫的。我花了10分鐘畫給一位速度快,提早畫完作業的學生。這是遠觀的竹林子。

 

 

好吧!放幾張老師的示範來做結尾吧!(有些是我家老爺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