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蒂蒂姨與小壞壞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我的教學及生活紀錄。
  • 3158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與學生聚會(【東區美食】『歐嬤柏林小館』)

 

 


  九月非常的忙碌,學校除了教學之外,雜事特別多,中午休息時間要指導學生美展比賽作品,長達一個月,九月底評審完畢,訓育組再將我們選出來的作品送到縣賽去,接著十月初又要花一星期的時間評審教室布置,雙十連假前終於全部結束了。

  在這麼忙碌的九月份裡,我還是抽空上了一趟台北,跟二十年前的學生碰面。

   這一班是我帶過最鍾愛的一班,從他們畢業後,我們年年開同學會,直到2008年,當時有好多人出國念書或是念博士班,有的去南部工作,以至於難以敲定共 同時間,所以這些年來沒法開個全班性質的同學會。其實這次也只有七位同學倉促邀約。他們其中一人在九月初時傳了簡訊給我,接著e-mail往返了幾封,我 恰巧九月下旬有事去台北,就這麼臨時聚會了。

  聚餐的地點在東區,以為價錢很貴,其實不會!

 

餐點附的濃湯很不錯,層次很豐富。價位並不高。套餐才三百出頭。

  一晚上顧著聊天,其實吃了甚麼也不太記得名稱了。

  學生們說了自己的近況,也談了其他同學,誰快臨盆了,誰還在美國費城念藝術史博士,還把以前他們幹的壞事爆料給我聽!

  這家餐廳有自己的麵包坊,送來的麵包是自家做的,而且可以續!送來還用毛巾保溫。

有我喜歡的德國結。很扎實的麵包。

這是麵包的抹醬,很特別。

這是我的野菇燉飯。奶素者可以選擇,我覺得很入味。

這是學生的燉飯,內容是甚麼已經忘了,經過四個星期了,更是沒印象了。

  這個筆管麵很入味,學生分我吃了一口,有的筆管麵麵是麵、醬是醬,一點都不融合。但這盤很好吃。

這個學生點的是很道地的德國菜。

  我記得他考大學推甄當天一早,打電話給我,週六我想補眠,卻被他吵醒,問我一大堆美術的問題,結果當然沒考上,後來七月的聯考考得還不錯,但沒念美術,念了商,現在賺大錢了。

  這是一個留日的學生,她是他們班上最早結婚的,我還參加了她的婚禮,小孩四歲了。

  這些圓圓的是小麵包體。我也嘗了一口,很不錯。

  這是"Tin先生"點的,我們還在笑他當年說退伍後要回來娶我的事情。如今他已和交往多年的女友結婚了,有一個一歲多的女兒了。婚後胖了許多,想來是婚姻生活美滿。

據說這個雞排不太美味,我看只有這位學生踩到地雷了。

  看著他,想到二十多年前,他剛剛入學,住在學校宿舍裡,想家,哭著要回家,我陪了他好久,最後他還是情緒不穩,我只好騎摩托車載他去搭火車,讓他先回家去,隔天他還是回來上課,沒有缺課。隔天是第一次的段考。他家在基隆。

  國三時,有一天午餐後,教室的窗戶玻璃莫名的鬆動,他的手正好靠在上面,玻璃就這麼破了,然後他的手劃傷了,午休我和他在附近外科度過。我非常緊張,而他卻忍著痛,可能怕我擔心吧!

  往事歷歷,一幕幕倒帶回來。如今他們都已三十出頭了。每個人都很有成就。

這是大家點的一盤德國豬腳,共同分享。沒吃完,讓其中一位學生帶回去。

我們點了兩盤煎餅共享。

這是櫻桃口味的。

這煎餅像法式可麗餅。只是比較厚,比較酥脆。

這是太妃糖口味,我忘了有沒有肉桂味道。

臨走前,我買了一些麵包。沒時間在現場拍照了。桌椅、裝潢、店招都沒時間拍,這麼多年沒見面,說話時間都不夠了。

這是水果吐司,這是我回家後切片拍的。其實是一整條的,很好吃喔!

吃完以後去學生開的精品店續攤聊天。這幾個學生感情特別好,互相吐槽,又時時扶持著,讓我看了感動。

 

  精品店是一個女學生和那個小時後住校哭哭啼啼的學生合開的,女生留學英國,男生學設計,開在這樣的高檔地段,如果能生存下去,應該收入還可以。他們說常有明星來光顧。

   我們那天聊的好晚,他們開車送我去大妹家,下車時給了我一個禮盒,讓我很詫異,看禮盒的包裝以為是長條蛋糕,我推拖了一下,還是不忍違逆他們的心意,回家一看,原來是一條昂貴的絲巾,是一條可百搭的灰色絲巾,應該是他們店裡的貨,就如右上圖捲成一圈的那樣絲巾一般。

  以前教他們 時,三令五申地不准他們送禮,多數家長也很配合的撐到畢業才送點小東西,直到我參加他們多次的同學會,仍是堅持我吃的餐點自己付帳,如今他們在社會上已有 成就了,讓他們請一餐,收了這條絲巾,心裡比較不會過意不去,看著學生們的成就,有甚麼比這個更令人欣慰的呢?

  那天他們也跟我報告了其 他同學的近況,有幾個也教書了,幾個也是美術老師,那天來的其中之一就有個美術老師,她說當了美術老師之後,才知這是個極為耗體力的工作,而且指甲永遠洗不乾淨,手的皮膚快速粗糙,因為時常摸一些揮發性溶劑!終於了解為何我總是穿黑衣服。但她遇到壞蛋學生不能揍,心裡好悶啊!

  是吧!當了老師才知老師難為,總算有人了解我的苦了!這麼多年過去!



 

(以下的照片曾經在去年夏天寫的"導師的職責"貼過,再貼一次對照。)


1995年11月時,當時學生國二,我32歲,我帶他們去三峽滿月圓烤肉。
(翻拍相片,左邊裁切了一些人。)
 
  我帶的這班原本有60人,國二時有人移民及轉學,剩下54人。國三又有一批移民,畢業時是49人。人數之多,可想而知我帶班的辛苦。但我還是堅持一學期帶他們出遊三次。在每次段考後。
 
  2007年5月(當時43歲半,年底才滿44歲。)這些學生(25歲)都已大學畢業,服完兵役,有的已念完研究所,有的正準備博士班考試。坐在我左邊的隔年2008年秋冬之際就結婚了,才二十六、七歲的年紀。






  這些孩子當時25歲。距離他們國中畢業已經10年了。當天來的人不多,隔年2008年又開了一次同學會,就停辦了,因為出國的,結婚的,人數總難湊齊。

 
  2007年12月1日當天晚上,有兩個在中部念研究所的學生以及一位台北下來的學生來幫我過44歲生日,我們去外面吃了一頓,當時唸小一的ALEX幫我們拍了照片,結果把一些混亂的東西弄進了畫面。

  2007年秋天是我第一次變老,2012年冬天是我第二次變老,2013年之後就一路下滑了。之後的照片不敢放上來了。(2007年拍的這張照片,當時也覺得慘不忍睹,現在看看,好像還好。)

 

~~~~


下面再貼一部分2005年跟學生開同學會的照片。

這幾張都是2005年8月,那時他們才大學畢業沒多久,有的在念研究所,有的準備出國。

我們在師大附近吃簡餐。

我身後兩位學生都很優秀,一個台大,一個交大。

當時ALEX還未滿五歲。

其他2006及2008年的照片一時找不到。有機會再放上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